新年起,流動人員人事關係及檔案保管費被取消了。僅此一項,全國每年減少收費數十億元。某市城建檔案館,該市所有建築竣工後檔案必須在此存放,每平方米收費1元錢,一個百萬平方米住宅項目,光檔案保存費就得上百萬元。沈陽市一家工業企業反映一年要進行36種設備監測,其中煙氣分析儀檢測費用每次需1500元,而儀器購買價格僅為6800元。這些行政性收費項目成本不高,卻具有強制性、壟斷性,已成一大害,亟需治理。(1月7日《人民日報》)
  本來,檔案保管就是公益性服務。可是,在許多地方,這薄薄的幾張紙卻每年收取180元至數百元不等的高額費用。一些法院的案卷複印費明碼標價,一張一塊錢,有人要花費幾千元來複印,這並不是神話。據企業家蔡曉鵬反映,公職部門的不當得利是個普遍現象。一個電子秤的檢測幾乎不需要成本,可是職能部門非要收取360元,全國被檢測的企業約一億台,這就有360億元的收費。
  根源是什麼?在蔡曉鵬看來,這其實就是個“還權”問題。一個權力是審批權,大包大攬,事無巨細,每個公民和法人在行使民事權利時都要被批准,否則,即使法定民權也不得實施。於是權力就在審批中被尋租了。另一個權力是稀缺資源壟斷配置權,這些稀缺資源包括了公務員編製、官職、礦產、水資源、能源、土地資源、財政資源、金融資源等等,這些資源常常被資本化運作,掌握這些無形和有形資源分配權的人,多把這些權力作為一個權力資本進行權、財、色交易的資本交易。
  我們正置身於一個巨大的不當食利階層中,被其嚴密包圍。蔡曉鵬在對200家企業的調查中發現,企業每年的涉公非稅收各類支出約占營業5%到10%。即使按6個點算,2013年全國GDP是58萬億,就有3萬多億被不當食利者掠走。再一個,如果這個階層的消費動向略有增減的話,全國的房地產、旅游、高檔轎車、高檔煙酒、高檔保健品、高檔會所,包括澳門博彩業的營業收入都由此遭受到重創和滑坡。
  回到人民日報的“今日談”,說要“把壟斷性收費標準降下來”,無疑是切中要害。必須大聲呼籲,各地決策者應對各種名目繁多的行政性收費進行排查、摸清家底,認真核查、公開成本;該取消的取消,該降標的降標,實施清單制度,不留死角,真正讓利於民、讓利於社會。
  新年伊始,國家發改委褪下神秘面紗,從“背對背”走向“面對面”,政務服務大廳走向前臺,陽光審批、政務公開、主動服務,兌現承諾、按時辦結,一個都不少。這就是新面貌新氣象。正如取消流動人員的檔案保管費開了好頭一樣,我們期待著有更多的政府職能部門從自身做起,不要再讓沉重的亂收費成為改革的“攔路虎”,洗心革面遠離腐敗。
  文/朱永傑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還有哪些收費在為改革“抹灰”?)
創作者介紹

李卓庭

wy89wyba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